钎鬼

填上自己突如其来的脑洞

lof有毒

啊啊啊啊啊啊啊谁告诉我乐乎的敏感词有哪些!
难得发一篇长文,码到手机卡,结果告诉我出问题了!
发两遍图片又被删!
加了封面还被删!
要死了!

【刀剑乱舞】喰种婶的暗黑本丸(九)

1.all婶向,刀剑乱舞+东京喰种
2.婶婶独眼喰种,喜欢共喰,两个赫包,尾赫+羽赫,有灵力
3.会苏,私设如山,ooc慎入,走向未知

(九)

嘛,虽然全员碎刀听上去很可怕,但只是最坏的结果,并不是没有改变的余地。

更何况,先不说处在本丸内的一群刀子精看见这个结果自己会被如何对待,光是有她在还让队友死绝这件事,想想都觉得超级没面子啊。

木樨从一开始就已经发现了,那种若有若无的被监视的感觉。在被时之政府监禁的一个月内,这种微妙的恶心感早就非常熟悉了,绝对不可能有错的。而在这个时间点有能力又有空闲来监视战场的,只有本丸里的那群刀子精了。

……所以说,别人家都是刀剑保护主人,自己家只有主人保护刀剑的份?

虽说自己确实不需要被保护,但还是会有一种不爽的好嘛,这次回去一定要多吃一条大腿犒劳自己。

略带兴奋地添了添嘴唇,木樨稳稳当当地接下了几名行溯军对小狐丸的攻击。鲜红的赫子只是看似随意地挥舞几下,便将大片的敌人拦腰斩断,轻轻松松地就把包围圈撕开一个大口子。

抬眼就看见小狐丸的那双红色的眼睛,以及瞳孔中微不可见的一缕黑气。

啊啦,生气了吗?

感觉好像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呢。

那么……

“审神者大人?听得见吗,审神者大人?”

连带着耳边传来的尖细的声音,想要穿刺敌人的赫子有一瞬间的停滞。

明明是处于陌生的战场,明明身在时之政府所无法触及的地区,明明周围的环境早就被金属碰撞的声音所覆盖,木樨却依旧能听见狐狸式神的叫喊。

在看着我吗?所谓的时之政府。

真是……令人恶心。

“啊,听得很清楚呢。”

“太好了。审神者大人,请快点让刀剑男士们聚集到身边,政府即将进行强制传送。”

“知道了。”

强制传送?在这个时候?

来不及多想,直接将不远处的付丧神们用赫子卷起拉到身边。刚刚将刀放下,便是一阵空间扭曲所带来的眩晕感。不同于来时的轻微失重,而是一种强行扭曲空间后产生的后遗症。

脚刚刚接触到地面,木樨的怀里便多了一只毛茸茸的狐狸式神。虽然和一开始领路的那只十分相似,但是仔细看花纹还是有细微的差别。

“审神者大人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这一只看样子很活泼呢。

“时之政府刚刚定位到大人的位置就让我赶过来了,这次实在是太危险了,多亏了政府及时定位,大人下次去战场之前一定要记得检查罗盘balabala…………”

而且超级啰嗦。

等等,它说什么?

多亏了时之政府?及时定位?

这么厚颜无耻的说法,认真的?

清楚地图的危险性却偏偏等到出现崩盘点才出现,有提前解决问题的能力却一直等到刚才,还有这种烂俗的情节……难不成还想得到她的感激?

做梦呢吧。

何况就她所知,一般的通灵术没办法做到过远的信息传达,更不用说跨空间式的相互交流。

要做到刚刚狐之助和她的对话,一些阴阳师世家或许有特殊的方法可以做到,但如果光凭时之政府是绝对不可能的。

在她被饿的那一个月里,恐怕早就被做实验了,自己还傻傻的不知道。

和魔女的这笔交易……有点亏啊。

抬头,就可以看见留守本丸的刀男们都陆陆续续地出来了。

而为首的那个,正是被称为最美之刀的绝色付丧神。

三日月宗近。

“欢迎回来,梨奈大人。”

————————————————

更新啦~

感觉最近蠢作者好怠惰啊,月考刚考完,感觉超级心累。

马上就要体会到什么叫“九年不挂科,一挂挂九科”。

依旧是欢迎小天使们留言捉虫提建议~

树洞(与文无关)

今天我妈和我后爸吵架了。

事情的起因是新房子的装修问题。我妈和我后爸一起去看地砖,都看上了同一款,很漂亮,但是不是很光滑,擦地的时候要非常用力才能擦干净,打扫一遍会很累。

平时都是我妈打扫,所以我妈想换一款,但是我后爸执意不换。回来的路上我妈一直给我后爸推荐别的款式,但是我后爸总是说这不好那不好。

我有个两岁的弟弟,我妈和我后爸生的,回来的路上在车子里睡着了,是我妈抱着的。

回来之后我妈抱着弟弟在客厅坐着,让我先去洗澡,我在卫生间听见他们在客厅吵起来了。

我妈抱怨了几句说“都听你的行了吧,脾气那么臭”之类的,反正虽然没有骂人说脏话,但语气不是很好。我后爸就发火了,说“我又没有要求你怎么样,你这副样子是什么意思”。两个人吵得很厉害,把弟弟吵醒了,我妈就哄他,没有再说话。

我回房间写作业,我妈和我后爸回房间之后不知道为什么又开始吵了。语速太快听得不是很清楚,但是就听见他们说过不下去了,要离婚之类的。

吵架的声音直接把我弟弟吵醒了,我弟弟不是很会说话,就只说“爸爸,你不要骂”“妈妈,你不要骂”。

后来我后爸直接摔门走掉了,我估计是去那个奶奶那边住了。

说真的,我挺替我妈难过的。

这次装修的钱是我妈出的,我妈辛辛苦苦赚钱,就为了能给我弟留套房子。

当初我妈想要装修的时候,那个奶奶对我妈说了句“我就是要卖房子,卖得的钱也不会给你去装修,你不要想拿一分钱”,把我妈给气的,因为我妈从来没有想过要向我后爸那边的人借钱。

我听见我后爸吵架的时候说“哦,你有钱听你的行了吧”,我妈说“当然听我的。你有钱的时候多说一句你都要发脾气,你现在没钱了向我吼?你有本事别只对我吼”。

我后爸走了之后,我弟弟一直问“爸爸去哪里了”,我妈告诉他“爸爸离家出走了”。

我想安慰一下我妈让她别难过,但是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我妈当时抱住了我,说“没关系的,你别害怕”。

我真的特别难受,我听着我妈和我后爸吵架甚至还听到了动手打人的声音,却没办法帮忙,吵完之后我不能安慰我妈还要我妈来安慰我。

我妈到现在还没和我后爸离婚纯粹是为了我弟弟。我妈再找一个比我现在的后爸条件好的其实一点都不难。

说真的,我特别讨厌我后爸,因为他总和我妈吵。

我记得小时候一个非常清晰的片段,就是我坐在沙发上面哭,我亲生父母在沙发旁边吵架,吵得很凶。有的时候还会做梦梦到这个画面,醒过来的时候满脸都是眼泪。

我害怕我弟弟以后也会有这种经历。虽然是同母异父,但是我很喜欢他,我一点都不想以后哪天他半夜哭着跑来问我,他梦到的是不是真的,或者像我一样把这种事埋在心底,任其发酵成一段不美好的回忆甚至说是阴影。

我没有写日记的习惯,平时的本子也很容易弄丢,所以我把这件事写在lof上,至少这个号不容易忘记。

虽说家丑不可外扬,可我害怕不再下一次和我妈有争执的时候做出像我后爸一样,伤到我妈的举动。

我知道写得很乱,放在这里显得很无厘头,作为一名普通的写手来讲非常的不合格。可我现在已经放弃思考,就想倾诉一下,也想警告自己。

最后,虽然有点矫情,但是如果有人觉得不合适的话,请告诉我,我会主动删掉的。

【刀剑乱舞】先生的本丸(烛台切)

1.不务正业系列
2.调节心情用的小短篇,正常本丸
3.ooc慎入,更期不定
4.我就想试着写一篇主角攻的文

烛台切光忠的场合

众所周知,烛台切光忠是一把非常擅长厨艺且很会照顾人的太刀,因此还被不少审神者戏称为“妈妈”。

同样众所周知的,是先生的玄学锻刀。也许是因为替别的审神者找刀,泄露了天机,先生虽然能锻出过不少稀有刀,却始终没有锻出过长度在打刀以上的刀剑。

因此当时之政府在回收一个暗黑本丸的剩余刀剑的时候,送来了一把烛台切光忠,美其名曰照顾先生这个生活残废。

但是身为当事人的烛台切光忠知道,这只是因为自己无人认领,而先生又恰好没有太刀,时之政府又不想留下一个麻烦才会这样。

因此在初到本丸的时候,虽然先生已经完全是无比随意地穿着松垮的浴衣在屋子里趴着看书,烛台切也依旧是认认真真地行礼并做了自我介绍。

然后就看见眼前这位被无数审神者仰慕、甚至已经被神化了的先生笑得一脸和善,优雅地直起身,刚想开口的时候却被一团高速飞来的白色不明物体砸了脸。

……不是说先生没有太刀的吗?难道是隔壁的鹤丸国永爬墙了?

看着先生颤抖着手将脸上的鸽子撕下来,红了一片的脸上浮现出莫名的鬼畜,像是一点也不在意被砸到地从它的腿上取下了一个小纸条,烛台切心里泛起了一种敬佩之情。

如果是他的话早就一刀下去了。

毕竟形象很重要。

结果下一秒那只看起来很肥的鸽子就被先生随手扔了过来,附带了一句“给它喂点吃的,然后炖了”。

等等……是他听错了吧。

啊,是“然后放了”才对,在时之政府那里呆久了有点生锈,连听力都向三日月靠近了呢。

“没有听错哦,明天炖了吧,正好很久没吃荤的了。”

仿佛知道他的内心在想什么,先生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

……

空气突然安静。

“啊,但是烛台切君你如果比较喜欢烤的话也没问题哦,我都不介意的。”

看完纸条的先生又加了一句,随后疾步走了出去,大概是有什么事吧。

而烛台切……烛台切乖乖照办了。

像他这种凡刀还能多说什么呢。

先生的心思他真的不是很懂。

第二天本要迎来了一位穿着道服的美丽温婉的女性,据说就是昨天飞鸽传书那位,是先生的师姐。

烛台切想起还炖在炉子上的那只肥鸽子,不免有点心虚。

直到他听到以下对话。

“给你送来的那只鸽子怎么样?”

“没尝,估计还炖着,等会一起吃吧。”

“不了,你现在吃得不好,我又怎么会跟你抢。最近师傅看得比较严,你先忍忍,下次我给你送仙鹤来。”

“那我就先谢过师姐了。”

“跟我还客气什么……”

“……”

“……”

烛台切光忠瑟瑟发抖.jpg

————————————

蠢作者下午写完三张卷子之后才想起来要更新,简直没救了囧rz

国庆节快乐~

欢迎各位小天使捉虫留言提建议~

【刀剑乱舞】喰种婶的暗黑本丸(八)

1.all婶向,刀剑乱舞+东京喰种
2.婶婶独眼喰种,喜欢共喰,两个赫包,尾赫+羽赫,有灵力
3.会苏,私设如山,ooc慎入,走向未知
4.起名废,文笔渣,更期不定

(八)

虽说木樨本就知道,时之政府是不会轻易给她额外捕猎的机会,行溯军消失也没有什么好奇怪,但她终究是失望的。

更何况这种付出劳动力却一无所获的感觉简直不能再讨厌。

弱小的敌人、消失的食物、麻烦的队友,不管哪一个都让人糟心,比当初被魔女坑了还要让人火大。

随意地甩了甩赫子,木樨表示自己不太想动。

完全没有动力呢。

偷个懒好了。

当然,敌人是不会因为木樨的偷懒而停下的,因此突然少了一个强劲战力,让刀剑男士们压力倍增。对于机动低的小狐丸和石切丸来说,大概只有心力憔悴可以来形容了。

毕竟人家睁眼瞎。

抛出尾赫,木樨淡定地原地坐下,看着一个个像是没有多少神志的行溯军不要命一般地围拢过来,又在一瞬间被尾赫斩断,化为灵子消散在空气中。随意地拨弄着脚上的锁链,毫不在意身边的付丧神们已经被爆掉了刀装,渐渐有些不支。

至少在没有受伤之前,这群家伙是绝对不会想要她帮忙的。

虽然她也没那么好心。

冷眼看着身边的行溯军开始减少,转而向大太刀和太刀集中过去。

虽说石切丸作为大太刀总被人吐槽机动值,不过到底是打击最高的刀种,一刀下去就能灭掉两三个敌人的攻击范围也的确恐怖。加上背后小狐丸的配合,一时间与大量的敌刀僵持着。

以木樨的眼力来说,即使石切丸和小狐丸本身被密密麻麻的敌人所挡住,依旧能清楚地看到那刀刃上所折射出的光芒。两抹刀光,混杂着平和与暴虐,优雅与疯狂,干脆利落地收割着大片行溯军的生命。

另一边,比起在夜战场合中处于不利地位的大太刀,三振短刀显得要游刃有余的多。凭借作弊一般的机动值,如同入水的游鱼一般,无比灵活地穿梭在敌刀之中,借助短刀特有的优势与爆发力,轻易地就能解决一大片敌人。不论是生性胆小的五虎退还是像女孩子一样的乱藤四郎,抑或是穿着高木屐的今剑,此时都堪比最专业的刺客,悄无声息之中,就可取人性命。

这算是是木樨第一次见到她眼中的刀子精们的真正实力。

非常的……美丽。

不过还没有发现吗,这些所谓的行溯军的数量有点太多了吧。

她所了解的出阵,可不是这样的啊。

“等一下,我们以前出阵的时候……有那么多行溯军吗?”

今剑是最先察觉不对劲的。

这种无休止的打斗所消耗的体力是难以想象的,强度之高,哪怕是对于以灵子之身出现在尘世的刀剑男士,也有着相当的负担。

最麻烦的是,已经有人开始受伤了。

第一个受伤的,是小狐丸。

没有大太刀的攻击力和攻击范围,也没有短刀的机动,第一个受伤可以说是理所当然的。但是战场上的局势也因此紧张了起来。

小狐丸如果失去战斗力,那么在他身边的石切丸也难以支撑。一旦失去这两位的战力,那么短刀们就算有些机动的优势,也没有办法控制局面,到时候怕是要被耗尽体力。

如果仅仅是这样,那么最坏的结局也不过是战斗失败。大不了先返回本丸,修复之后又是一条好汉。

但是奇怪的是这次的行溯军。

超常的数量和傀儡一样的攻击显然很有问题,并且最诡异的地方就在于,此次战斗的顺序。

没有侦查,没有队形,与常规的出阵有很大的出入。

地图的错误可以说是罗盘的年久失修,可反过来说,罗盘引起的时空错乱,为什么不能将他们传送到时之政府所管辖的历史以外的的地方呢?

换句话说,他们的所在地,也有可能是已经被时间行溯军所改变的历史之内。

不了解战斗规则,所在地很可能是地方地盘,付丧神所携带的刀装又已经没有了,最后造成的最坏局面便不外乎一种。

全员碎刀。

————————待续未完————————

说好的更新~

蠢作者最近更的比较慢,马上要放国庆长假了,到时候就可以多更一点啦~

欢迎小天使们留言捉虫提建议~

通知

不好意思,最近高一开学蠢作者还有点适应不过来,实在太累了,更新可能在下个星期或者下下个星期,等等待更新的小天使们抱歉了。

【刀剑乱舞】喰种婶的本丸(七)

1.all婶向,刀剑乱舞+东京喰种
2.婶婶独眼喰种,喜欢共喰,两个赫包,尾赫+羽赫,有灵力
3.会苏,私设如山,ooc慎入,走向未知
4.起名废,文笔渣,更期不定

(七)

对于甲04号本丸的刀剑男士们来说,出阵其实是没有必要的。

本丸是全刀帐,且存在的时间又过于长久,付丧神们早就已经满级了。其中的资源虽然说不上多,但是由于是资历最老的本丸之一,时之政府还是会定期送来一些补给,应付各种意外也是足够的。

因此,罗盘已经很久没用了,也很久没有调试和修理了。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什么问题,但如果直接使用的话,很容易就造成时空错乱的情况。

于是当五位付丧神环顾周围时,脸色都倏然一变,乱藤四郎、五虎退、今剑直接跑到了前方站成一排,小狐丸和石切丸更是紧绷着身体,将后背留给了对方,一致对外。

因为这个地图即使是他们,也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认真对待。

木樨在这之前被挡着,没能看清周围,直到一群人终于分散开来,她才明白这些从见面开始就一派从容的刀子精们究竟为什么这么紧张。

幽暗的街道,漆黑的小巷,夜幕之下唯有黑暗笼罩,仿佛下一秒就会被浓郁的暗色吞噬。

这里应该就是夜战地图。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小狐丸和石切丸……好像是看不见的?

……算了,就让她看看,所谓的“枪爹”到底有什么本事吧。

反正她也很无聊。

视力在这种时候已经起不了什么作用了。周围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色,身处其中免不了警惕许多,能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与夜晚融为了一体,悄然无声地移动着,在墨色的遮掩之下一步步地靠近,可细细探听,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

几名刀剑男士都要炸毛了。

和一群有些手足无措地戒备着的付丧神们不同,木樨毫不费力地发现了逐渐聚拢过来的众多身影,藏在衣袖中的手指微微抽动了一下。

她闻到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味道,非常、非常多的奇怪的气息正向这里靠近。

这是想要围攻我们吗?

木樨站在原地,差点就要笑出声来。

愚蠢。

即使是暗杀,这些东西的气息也弱得可以,简直就像一群随时都可以被碾死的、毫无价值可言的虫子,没有半点威胁。

别告诉她所谓的敌人就只有这种程度啊。

她会失望的。

“愣着干什么,快点来到我身边啊!”

乱藤四郎焦急地看着呆在原地的木樨,却又没办法去把她拉过来,只能大喊出声,希望这位在他眼里已经被吓呆的审神者能赶紧过来寻求保护。

“消灭行溯军是我们的责任,你只要乖乖躲在我们身后就可以了!”

“呵。”

嘲讽地瞥了如临大敌的付丧神们,木樨活动了一下身体。被关押许久的肉体似是生锈的铁器,浑身上下发出清脆的骨头碰撞声,在寂静夜晚的衬托下令人不禁有些胆颤。

敌人早就到了啊。

那么干脆地想要把她杀掉啊……那么已经做好死的觉悟了吧。既然这样,就算都被她吃掉,也绝对不要有怨言啊。

虽说闻起来一点都不好吃,但是没办法,木樨的确需要通过除时之政府以外的途径得到食物。

“消灭吗……那就让我吃掉好了。”

就当是废物利用了。

从一开始就无声潜入地下的赫子一瞬间破土而出,毫不犹豫地贯穿了潜藏在暗处的敌人。金属掉落在地的声音不绝于耳,接连不断的脆响甚至已经密集到了让人头皮发麻的程度。

赫子上的神经清晰地传来穿过肉体的触感,久违的感觉让木樨愉快地抖了抖尾赫,但在下一秒,这种感觉便消失不见,仿佛她刚刚贯穿的快感只是一瞬间所产生的错觉,而不是真正狩猎到自己看中的食物。

木樨有些不快地皱了皱眉,赫眼紧紧盯着空无一人的街道。

“啧,可惜了。”

————————待续未完————————

迟来的更新~

军训晒到蜕皮,蠢作者明天有开学考试,这次的数量和质量有所下降,小天使们将就着看吧,有时间再改。

还是那句话,更新缓慢,但不会坑。

欢迎各位继续捉虫留言提建议~

【刀剑乱舞】先生的本丸(山姥切)

1.不务正业系列
2.调节心情用的小短篇,正常本丸
3.ooc慎入,更期不定
4.我就想试着写一篇主角攻的文

#山姥切国广的场合#

山姥切国广现在正委屈地蹲在锻刀室里,身上没有被单。

好吧,让我们把时间往前推一点。

“小伙子,我观你唇红齿白,顾盼生姿,命犯桃花,总这幅披麻戴孝的模样是为何?”

他被锻出的那一刻,先生悠哉悠哉地摇着手中的纯白折扇,一副痛心疾首、不忍心再看他的样子。

山姥切当时没听懂,只能拉紧自己的被单,顶着尴尬愣是说完了自己的台词。

然后先生像是发现了他的紧张,摇了摇手里的小扇子,非常温柔地安慰他:

“没事儿,你来之前我算过了,真品早就没了,不会实装的。”

“现在,给我脱。”

山姥切国广又懵了。

结果被单就被先生看准时机一把抓住,但是因为他拉得紧,先生没能扯下来,反而直接被撕成两半。

最后先生表示“坏都坏了不如就给我吧等着我去给你拿一条”,就光明正大地将变成两半的被单收走,头也不回地跑掉了。

于是就造成了现在的情况。

山姥切国广等了挺久,但是依旧没有看到审神者的身影。

果然,像我这种仿品,是没人会在意的吧。

难过地躲在锻刀室的角落蜷成一团,山姥切国广如是想着。

直到脚步声传来。

“哦呀,小家伙难道已经出去了?”

先生此时正左手一个盒子,右手一条被单地回来了,还吊儿郎当地叼着一根棒棒糖,一副没正经的样子。

“噢,在这里啊。”

面前的人“唰”地一下展开手上的被单,随后轻轻地披到他的身上。感受到那份终于找回的令人安心的重量,山姥切觉得如释重负。

“这是补偿哟,拿去吃吧,刚见面就撕坏了你的被单真是抱歉啊。”

先生将盒子塞到他手中,拍拍他的肩,露出一个很灿烂的笑容。

“和大家去玩吧。”

“……嗯。”

没办法拒绝啊。

山姥切国广感觉整个人都开心了起来,拉了拉身上的被单,看见了自己脚边的花瓣。

啊,飘花了。

这种好心情一直持续到他拿下被单的前一刻。

当山姥切发现自己披了一件白无垢在本丸里转了一整天之后,他只想拔出本体砍人。

并且在第二天,看见自己坏掉的被单被挂在杆子上,并且被写上了大大的“算命”二字时,表情十分精彩。

果然还是应该砍了他吧。

山姥切默默拔刀.jpg

————————————————

小天使要的被被 @罪月噬魂 

之后蠢作者要军训了,因为是寄宿生,所以各位小天使想看更新的话要等一段时间了。

依旧是首杀点刀,军训回来就补上。

【刀剑乱舞】先生的本丸(药研)

1.不务正业系列
2.调节心情用的小短篇,正常本丸
3.ooc慎入,更期不定
4.我就想试着写一篇主角攻的文

#药研藤四郎的场合#

药研藤四郎一直觉得,他家的审神者就是一个神棍。

对,就是那种整天神神叨叨、胡言乱语、满脑子都是不科学的东西的神棍。

比方说出阵的时候

“药研啊,我昨日夜观星象,发现你此番凶险,千万不可带上除本体以外的武器,否则恐怕会有大事发生。”

再比如在演练场的时候

“药研啊,我观你面色苍白,印堂发黑,定是有什么身外之物影响,还是早些放下为妙。”

又或者是在去远征之前

“药研啊,此次前去远征,我无法在你身边护你周全,莫要再冲动,早去早回,切记切记。”

诸如此类的事情。

药研一直不知道那些所谓的“除本体以外的武器”、“身外之物”到底是什么。

但是这并不妨碍药研一见到先生就直接飙起机动逃跑。

简直神烦。

直到有一次实在没法逃了,药研藤四郎决定要把话和先生说清楚。

“药研啊……”

“大将,有话直说吧。”

然后先生愣了一下,眨巴眨巴眼睛,吃下了手中最后一点切糕,慢慢悠悠的开口:

“把剪刀放着吧,别老是带在身上。”

“???”

这关剪刀什么事?

药研藤四郎理解不能。

“你一个男孩子,整天带了个剪刀多危险。你又是带在腰间,万一哪天没卡住,戳到不该戳的地方怎么办?赶紧拿了去。”

怪我喽?

我本来就是这样我有什么办法我也很无奈啊。

等等大将你难道一直在想这种事吗?

药研表示他很心累,闹了半天就为这种事烦了他整整一个月。

“怎么这幅样子,我说的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没……”

大将,别闹,该吃药了。

药研藤四郎扶额.jpg

————————————————

会有剪刀梗是因为药研的立绘上确实有一把剪刀,就在他伸出的手的那一边。

欢迎各位小天使留言捉虫提建议,首杀的小天使可以点刀,不点的话蠢作者就自己随便写了,就是这样么么哒~

【刀剑乱舞】先生的本丸(乱)

1.不务正业系列
2.调节心情用的小短篇,正常本丸
3.ooc慎入,更期不定
4.我就想试着写一篇主角攻的文

#乱藤四郎的场合#

先生的代号就叫先生,虽然很奇怪,甚至有些占人便宜的嫌疑,但不少审神者都会恭恭敬敬地叫上一声先生。

“为什么?”

有一些新来的审神者会问。

然后前辈们就会这么告诉你。

“因为他会算命,可以算出你想要的刀什么时候会来到你的本丸,还能算出什么时候、什么地方、怎么做能得到稀有刀。”

“真有这么神?假的吧?”

新来的审神者不信。

“诶,你信不信是你的事,反正我家的三日月/数珠丸/小乌丸/江雪就是他算出来的。”

“会不会只是和时之政府比较熟?或者是什么道具啊之类的。”

新人觉得前辈怕不是被忽悠了。

“哪能啊,先生算命都是当场算的。上次有几个人不服,连什么时候尿过裤子的黑历史都算出来了,最后不得不服。”

前辈们都忍着笑意。

“可是这样岂不是收费很贵?”

萌新们跃跃欲试,可刚刚上任,没钱啊。

“先生每个月只算十个人,第一个可以免费。他收的钱数量都不一样,但是保证算准。”

这规矩不是什么秘密,只要有人问,前辈们都会直说。

“哟,那可就稀奇了,这先生什么来头?”

“据说先生他是个唐朝人,以前是个不食人间烟火的道长,后来不知怎么的被师门赶了出来,当了个算命先生。”

“唐朝?那不是华国的一个朝代吗?”

“谁都不知道先生已经活了多久了,据说当年还帮了时之政府一把,现在好不容易把他请来当审神者了,当大佛供着……”

“……”

“……”

乱藤四郎总能在各种场合听到他家审神者的消息,总是说得有多么神秘多么厉害,可在他心中,那家伙就是个变态。

原因无他,在乱藤四郎刚刚被锻出的那天,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当他说完了应有的台词之后,那个戴了一副墨镜、穿了一身黑色唐装、“啪嗒啪嗒”抽着旱烟的家伙终于放下了手中的烟枪,说了三句话。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那么请问,可否让在下一览你裙下风光?”

呵呵。

乱藤四郎冷漠.jpg

————————————

对不起蠢作者没忍住写了这么个东西,各位小天使们随便看看就可以了。

顺便如果有人想看后续可以留言,首杀的小天使可以选择接下来写哪把刀的场合。就这样了么么哒~